Top
なれたら。。。。
by snowbishop
カテゴリ
全体
金城武
이준기
ガゼット
莊相關
映画 + ドラマ
アニメ/漫画/同人
歌/声優

academic
いろいろ/その他
關於自己
以前の記事
リンク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可怕的埃及BL
今天看到小V的暱稱很 =~=
所以問問她幹麼

然後…就得到下面的文章……


古埃及神话之无责任乱弹 by 舞

今天利用图书馆查询古埃及同性恋

一份资料上谈及了Horus 与Seth。当时说到了这两人(神?)之间有过OOXX的行为。(原文:An account of Horus and Seth from the ‘Chester Beatty Papyrus I’is famous for its bawdy descriptions of the attempted sexual penetration of Horus by Seth, said to have taken place after a banquet.)

偶就按图索骥,找到了Chester Beatty Papyrus I 的翻译。(这份纸莎草书主要讲的就是Horus与Seth之间的争斗,另外就是纪录了一些情歌。)看了以后觉得古埃及的神怎么那么……可爱啊。@_@ 相比之下古希腊乱成那样的奥林匹斯已经算得上“井然有序”了,而我们中国的天庭更是老气横秋啊~~~

话说奥西里斯死后,长大成人的荷露斯找塞特要王位。塞特当然不给,结果两人就明争暗斗了80年。最后诸神都被闹烦了,就联合起来召开一个合议庭,拉自然是首席审判长。一开始,合议庭上几乎呈一面倒的趋势:原告荷鲁斯的亲友团异口同声地说王位当然是我们家小荷的。拉一听就不高兴了:“What is the meaning of this, you making decisions on your own?” 另一边,小塞没有亲友团也没有辩方律师,所以只有自我辩护。他也不多说,上来就砸一句:“让荷鲁斯来跟我单挑。我把他放倒了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因为别的神实力都不如塞特,而拉也存心偏袒他,所以大家都没了主意。这时有神想到了“西王母”,就速速请她来判决。西王母对小孩儿是很有好感的,当下大笔一挥,将王位判给小荷。大家都在叫好,但拉却愤怒了。他直斥荷鲁斯:“你这个弱者,有什么能耐成为埃及的法老!”小荷没吭声,但他的亲友团看不下去了。一个小神这时站了出来对拉吼:“你现在已经是空架子了!”拉震惊过度,赌气地躺下了,谁也不理。合议庭也震怒了,立刻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神赶了出去。散庭了,拉还躺着生闷气,这时他的一个女儿走了进来,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拉笑了,气也消了。(偶看到这段时,很无言)

然后合议庭又召开了。塞特说:“我的力量天下第一,连拉的敌人都是我消灭的。你们谁有我这等本事?所以王位应该是我的。”众神纷纷点头。(没立场的一伙神啊……)荷鲁斯不满了。“这王位本就是我父亲奥西里斯的,传到我手里有什么不对?”爱西斯这时也来为她儿子帮腔。合议庭立刻转了口风,纷纷说爱西斯你放心,我们一定替你做这个主。(好没立场啊……)塞特愤怒了,威胁合议庭道:“要么你们就一个个地被我杀死,要么就别再让这个女人踏进这里一步!”拉这时过来息事宁人:“好吧好吧,偶们去一个岛上审判,告诉船夫不要接任何长得像爱西斯的女性。”

姜还是老的辣。拉这一招,明着是帮了塞特,暗地里也给了爱西斯一个机会——她是女神啊!变形还不容易吗?而万一爱西斯找上门来,塞特又发火,拉可以推诿说这是船夫玩忽职守,丢卒保车,谁都不得罪。

后来,果然爱西斯上岛了,而且还摆了塞特一道。(这都怨小塞自己不检点,一见到个美女就魂不守舍,巴巴地跑去追人家,结果就被爱西斯玩弄了。小塞你在偶心中的形象呀~~)小塞大怒,找拉讨说法。拉说你想怎么办吧。小塞这时也看出来了,只能把火撒在船夫身上,叫人剁了他的脚趾。

后来,拉与阿图姆一起写了封信(公告?)给合议庭,说把法老的白王冠给小荷算了,不然这两人得在合议庭里呆一辈子。塞特大怒,立刻找荷鲁斯决斗。决斗是这样的:他们都变形成河马潜到海底,三个月后谁能上来就做法老。(看来小塞想在海底解决掉小荷,省得在地面上打还有众神在一旁叽叽歪歪。)爱西斯大哭:“儿呀,塞特要杀了你呀~~~”

然后她就做了把鱼叉,把它扔进海里,结果一下扎在了小荷身上。小荷大叫:“娘啊!让你的鱼叉放了偶~~”爱西斯连忙嘱咐她的鱼叉离开小荷的身体。她第二次叉,一下扎在了小塞身上。小塞大喊:“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爱西斯姐姐?让你的鱼叉放了我,我是你弟弟呀!” (插花:偶觉得小塞对不起爱西斯的事多了去了:杀了人家的老公,把人家老公碎尸万段,又整天75人家儿子……)

但是,女人的心终究是软的,爱西斯听了塞特这么声情并茂的一喊,立刻下不了手了,就让鱼叉放了他。结果,伟大的女神爱西斯,做了半天无用功……

荷鲁斯看他的母亲居然这样,立时火了。他拿起屠刀,嚓地一下砍掉了爱西斯的脑袋。(这就是血缘的力量!小荷你果真跟小塞是一家的……)爱西斯变成了一尊无头雕像。拉得知小荷做的好事后,立刻决定要惩罚他。于是,合议庭便出动寻找荷鲁斯。而小荷带着他妈妈的头跑到了山上,这时正躺在一棵树下睡觉。塞特找了过来,结果他们就……啊,没有OOXX,而是又狠狠打了一架。小荷打不过塞特,两只眼珠子都被小塞挖了去。小塞把两只眼珠子都埋在了山上,回去禀报拉说他什么都没找见。小荷瞎了,趴在地上哭得那个伤心呀,没想到来了一个女神(就是在拉面前脱衣服把他哄高兴的那个。她就是Hathor, 爱与美的女神),用羚羊的乳汁治愈了他的眼睛。她后来告诉合议庭找到了荷鲁斯。

合议庭召来了荷鲁斯与塞特,命令他们不得再争斗了。塞特就对荷鲁斯说:“来我家吧,为我们的言归于好庆祝一番。”小荷就跟着塞特去了他家。(乖孩子……)

到了晚上,小荷上床以后,塞特偷偷地摸了进来,用“男人的凶器”征服了小荷……(这段怎么忒眼熟……Q_Q)小荷虽然被压,但紧要关头时用手接住了小塞的semen。塞特一走,小荷就去找妈妈,把手里的semen让她看。爱西斯尖叫一声,立刻把小荷的手剁了。(这家人怎么都是……)她把他的手扔进水里,又给小荷安上一双新手。然后她用油膏让荷鲁斯的小弟弟高潮了,用碗盛下他的semen。天亮时她与儿子前去塞特的菜园子,把小荷的种子撒在塞特常吃的莴苣上。小塞吃了莴苣,结果就受孕了。(爆)

小塞却不知情。他叫上小荷去了合议庭,并在合议庭前得意洋洋地宣布:“王位应该给我,because I have done a man’s deed against him。” 合议庭沸腾了,大家都对荷鲁斯吐口水。

小荷大笑,说:“塞特说的都是假话。召唤我们两人的semen,看它们会从哪里冒出来。”
合议庭的书记员(Thoth)就把手放在荷鲁斯的胳膊上,说:“出来吧,塞特的semen。”
结果它从一片沼泽地里冒出来了。书记员又把手放在塞特的胳膊上,说:“出来吧,荷鲁斯的semen。” 结果它说:“你要我从哪里钻出来呢?” 书记员说:“从他的耳朵里钻出来吧。”
semen说:“偶可是神圣的种子耶,怎么能从那种地方出来?”
书记员说:“那就从他的头顶出来吧。”
semen就以太阳圆盘的形象从塞特的头上冒了出来。塞特恼羞成怒,伸手欲捉,却被书记员抢了先。书记员把这个圆盘放在自己的头上,作为了他的王冠。(这可是塞特耻辱的标记哪……)

这时,合议庭宣布:“荷鲁斯是对的,塞特错了。”

塞特不服,又跟小荷决斗。见他们两人还这么争执不休,书记员就给地下的奥西里斯写了封信,写道我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你看该怎么办吧。奥西里斯怒了,一上来就摆资格摆功绩,让在座众神俱汗颜。紧接着奥西里斯就威胁说要把冥府的死灵都放出来,它们可不惧怕任何神祗。这下连拉也慌了,连忙说好吧好吧让你儿子当法老就是。阿图姆让爱西斯把戴上手铐脚镣的塞特带上来,问他:“你为什么一再反抗我们的仲裁,为什么一定要夺取荷鲁斯的王位?”

谁知这次塞特却没有反抗。他说:“那就让荷鲁斯坐他的王位吧。”(虎落平阳……)

于是众神欢天喜地地拥戴荷鲁斯成为法老。曼菲斯的守护神Ptah这时说:“那塞特怎么办?”
拉说:“让他跟随我,做我的儿子吧。And he shall thunder in the sky and be feared。”

于是,皆大欢喜。

然后,说到小荷与小塞OOXX那段。首先,虽然在这份papyrus里,表达出的意思应该是塞特为了打败荷鲁斯才这么做,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决斗。但是,我读到的资料里,谈及此处时说道:Another Middle Kingdom hieratic text on papyrus from el-Lahun also speaks of this narrative myth of Horus and Seth. Parkinson suggests the seduction of Horus is motivated by desire, for Seth utters to Horus what Parkinson refers to as ‘The earliest recorded chat-up line – “How lovely your backside is” ’ (Parkinson 1991: 120). 这个……算得上“调情”吧?=_=

其次,虽然在这份papyrus里,小荷利用阴谋诡计让塞特大大地失了面子,但这改变不了他身为受君的事实。可是,另一份资料上写的好像并不全然如此。原文如下: Texts discovered in the Pyramid of Pepi I ...describe the encounter between Horus and Seth as a much more mutually reciprocal sexual action. It states: ‘Horus insinuated his semen into the backside of Set and Set insinuated his semen into the backside of Horus’(Parkinson 1995: 65). This is the earliest indication we have that defines the sexual encounter between Horus and Seth, though violent, as completely reciprocal.

如上所述,小荷与小塞OOXX的时候,完全是对等的,或者说是互为攻受的。(555,这种配对一直是偶的梦想,可遇而不可求啊~~)

(本文写于2004年5月13日)



尖叫ing
太址了吧!!
[PR]
by snowbishop | 2005-05-03 01:08 | いろいろ/その他